十分PK拾

                                                            十分PK拾

                                                            来源:十分PK拾
                                                            发稿时间:2020-08-06 23:00:29

                                                            如果,最终交易结果是TikTok变成了一张“皮”:资本/股权结构中,微软及其引入的美国资本,100%全面接管;治理结构中,TikTok与字节跳动母公司切断所有联系,不再有任何隶属关系;有中国属性的投资者,只能从微软或者其他资本的结构中,获取TikTok后续的收益,但在TikTok的运营发展中没有任何的权限,这样的“TikTok”能够被定义为存活下来么?

                                                            前纽约市市长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代表特朗普团队在信中指出,在9月29日的第一轮辩论开始前,就有16个州至少800万美国人会提前投票。他认为这样的大选辩论时间表显然是“过时的”,不能反映2020年大选的“现实”。

                                                            2019年1月份,因发展方向原因,悦秀城曾宣布停业,当年10月份再次发出停业通知函,称基于严重亏损,拟于2019年12月31日停止项目运营;11月份,一份商家的合同解除通知函显示,悦秀城将于11月25日结束运营,并进行整改。

                                                            【文/观察者网】距离美国大选不到百日,重要的大选辩论也即将到来,不过特朗普似乎已经等不及了。

                                                            第二,对TikTok所在领域感兴趣,希望从中分一杯羹的资本力量。无论来自哪里的资本力量,关注的都是收益。这种收益,可以是持续持有运营TikTok,进而享受业务成长带来的长久收益,也可以是通过资本之间的交易,享受一次性买断的收益,继而让先入资本退出。在遭遇美国政府政治性威胁之后,迅速找到合适的收购者,以及作为收割者的微软,先感谢美国政府,再声明引入其他美国资本,最后端出了雄心勃勃的TikTok全球业务收购计划,都是这种资本反应的正常体现。

                                                            朱利安尼还准备了一个“备用方案”。他要求,如果委员会不想在三场辩论外提前来一场“加赛”,那就应当把10月22日的最后一轮辩论提前放到9月的第一个星期。

                                                            用博弈论的框架看,对于TikTok的“强买”就是一场经典的小鸡博弈,而TikTok的选择,等同于在两车刚发动之际就选择打偏方向,拒绝“最坏的结果”;即使抛开民族主义的立场,单纯作为商业博弈策略而言,也很难说这不是一种最糟糕的选择。

                                                            但是,挑战也无所不在。鲁炳全认为,最终的运营状况,取决于成本、收益指标的界定,同时,在产品内部改造与招商过程中,对于客群的锁定也至关重要。如果客群定位在本地,运营成功的概率很低;如果把百分之六七十的客群锁定在与北京有商务需求往来的外地企业,成功的概率会更高。从小范围来说,客群可以覆盖京津冀,大范围则是国内外与北京有商务需求的客户群体。

                                                            就个人认知框架而言,笔者基本属于重度国家中心主义类型,认知、分析以及研判具有显著的民族主义属性。本届美国政府的核心决策圈,也基本属于这种类型。但是,在理想化的世界秩序追求上,笔者认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赞同在主权平等基础上的深度全球经济一体化;相应的,非常反感美方追求的霸权主导下的世界秩序,因为这种霸权秩序,本质上是美国主权的单向扩张,以及对美国之外所有国家主权关切的否认,在实践过程中,通常表现为对其他国家主权及主权基础上的核心利益的单向挤压。

                                                            第一,对中国持战略焦虑,同时在国内政治博弈中处于劣势的政治力量,他们希望通过打压TikTok来获得政治收益,因为“TikTok=中国”,打压TikTok等于打压中国,等于消除中国威胁,等于展现本届美国政府捍卫自身国家利益、保障国家安全的治理能力。在2020年11月总统选举来临之际,这也意味着政治上的正向收益,尤其有助于消除新冠疫情在美国失控所导致的治理能力危机。